婦聞剪輯

你在: 婦聞剪輯
Print

可惜我們在香港

divider 2008-06-17

文:健吾

有些人,是應該支持的。

電影《無野之城》於巴士站的海報,被「一名市民」向「運輸署」投訴,九巴就要求片商更換海報。

只是向「運輸署」投訴,為何不是向「影視處」投訴。九巴什麼時候變得那麼門高狗惡?

《無野之城》男主角之一,香港棒球代表隊的投手香子俊面對香港這個環境,卻不以為然:「我相信《無野之城》是在幫棒球,幫香港的棒球隊和棒球運動。」  幫?幫什麼?

「不是《無野之城》,你會知道香港有棒球運動嗎?」香子俊問。

香港什麼都有。可是,在什麼地方可以買到一根棒球棒?有幾多香港人知道壘球與棒球的分別?在日本,一場高中棒球甲子園比賽,就捧紅了一個愛用藍色手帕擦汗的投手齊藤佑樹。日本棒球手是男生的理想職業。

「(在香港)我根本不可以當自己是運動員。我們一星期練習五天,都是大家下班後,晚上七時開始練,練至十時、十一時,回到家已經十二時了。」香子俊說。

別以為香子俊是那些住半山的小王子。他做完這個訪問,回家出的地鐵站叫石峽尾。他住了二十多年的地方,叫澤安邨。理工大學時裝市場學畢業的他,現在是一個手袋設計師。好聽一點,就是設計師;難聽一點,就是大.長.散。

「而且,棒球這運動,根本就沒有經費。經費,是靠我們打回來的。」香子俊說。

「我六歲開始打棒球。本來是哥哥先打的。哥哥打的原因,是因為我媽媽的麻雀友的兒子也學。不知道為什麼我媽的雀友的兒子會學了……」香子俊說:「不過我記得,那時候電影在播日本卡通片《童夢》。」  「我們練習的地方,是一個叫沙田運動會的地方。那是香港唯一一個有較完整的棒球運動設備的地方。我們連一個合規格的棒球場也沒有。我們在左邊練習,右邊也有些大哥哥在練習,會大叫:『小心一點啦,我們練了。』他們練完,就會給我們多一點地方去打……。

「(練球時)經常會『噗』的一聲。」香子俊右拳頭向頭一擊,說:「吃波餅是平常事。棒球比壘球實心,其實很痛。我想,我們整team人,也許是吃波餅吃得太多,所以人人也是傻傻的。」  傻?是十分傻,是極度傻。在香港這個環境,做運動員,荊棘也真滿途。

為棒球裸露

「所以,當我們知道有導演想拍《無野之城》,甚至是用這個方法(商業味重、以男色作包裝)拍攝,我們都很覺得沒有問題。」香子俊說:「至少,我們覺得裸露沒有問題。同性戀情線或是床上戲也不是問題。你想想,如果香港拍一套只是講熱血棒球的電影,你會看嗎?」  不會。

「這件事變得loud一點,我覺得一點問題也沒有。至少,我們跟全世界清楚地說,香港是有棒球運動的。」  說明自己的存在,看來用了太多的力。片中所有男演員,有五成時間都是沒有穿什麼衣服。畢竟美指是專業的,對所有新演員(片中都是香港棒球隊的成員)拍花灑下洗澡的戲,撥頭髮、掃身上的水珠,向大銀幕提供源源不絕的性暗示,絕對不是容易的事。可是,他們做得很成功。

「現在,香港棒球運動真的是……有斷層。我們打完了今年的亞洲錦標賽,之後就已經沒有人了。可能要六、七年後,才會有足夠的球員出現,再組成一隊港隊。那麼,香港就會有六七年,沒有了棒球運動。棒球在中國大陸有四隊——北京、上海、天津、廣州,台灣更不用說,台灣的棒球隊成了他們在京奧奪牌的希望……。

「我們這群人,是真的希望棒球運動繼續下去……才一起拍這套戲的。」  面對生得有點像組合Shine的黃又南(對不起,你忘了他嗎?我找第二個比喻好了……哈,有點像在日劇《花樣男子》中演美作的中國籍男演員阿部力,只不過是瘦了一圈吧)的香子俊,我有點不忍心。

當然,其他人當你們是model、或是一堆靚仔名字。他們會問,你說電影是真人真故事,那麼那條同志感情線……你跟香港棒球隊首席投手梁宇聰,是不是有過真感情?

「不,沒有可能。我們認識太久了,他是我的教練。」香子俊沒有半分的忸怩。

同性戀?

當然,梁氏在港台節目,香港唯一一個跟同性戀者生活有關的電台節目《自己人》中,對不起,真的很對不起,frankly speaking,梁氏有點「恐同」。

可是,香子俊說,這個世代的男生,對裸露,對同性戀的態度,一定是比較開放的。

「老實說,香港人,有什麼沒有看過?他們在網上不是看過更多更勁更激的嗎?就算是在電影院看的,不是有更多比《無野之城》更厲害的東西嗎?」香子俊說。

「問題,只是說不說出來。至少,我在大學時代,已經流行一個字,叫metrosexual(型性世代)。這個字在美國做成潮流後,你看到Dior Homme的那些skinny cutting,unisex的設計席捲香港。我們這一代,老實說,大抵也有很多人有想過,是不是……當同性戀者會比較快樂?

「我也有想過。男生在一起,會比較自在坦然,會比較明白大家的需要……」香子俊……你有「出櫃」嗎?

「後來我發現,我沒可能變成同志。」香子俊說:「我太喜歡女生了。或許應該這麼說,那時候,當我想我是不是同志時,有一個女生可以縛住我,那就變成今天的自己。」  說回棒球。看你們那麼辛苦,何苦叫孩子……去打棒球?

「不如我這樣問。你想孩子做運動的原因,是什麼?所有運動,都可以強身健體,也可以學到團隊精神。可是,棒球是一種體力要求超乎想像,而且同時需要極高的思考水平的運動。(球手)在一個壘上,要走要留,要攻要守,一切都關乎『選擇』。

「棒球是一種會令人思考,需要令人思考的運動。」香子俊看着我的眼睛說。

就算《無野之城》被網上影評說得多麼體無完膚,導演和演員已成功製造了一個話題。你聽完香子俊的故事,你可以肯定,他是會思考的人吧?

香港棒球總會查詢熱線:25048330。

信報財經新聞    2008-06-17

divider

沒有留言

此文章並沒有留言

此文章留言的RSS feed TrackBack URL

對不起, 這篇文章的留言功能並沒有啟用

返回頁頂